|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网站公告
九阳集团下属:九阳电池工厂,九阳光电工厂,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生产型17%增值税,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商检备案。.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SGS-ROHS认证、美国FCC强制认证、欧盟CE认证、MSDS安全认证。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大家发六和菜高手网
财险半年业绩画像:谁拖累了行业增长又是谁以保费换亏损?
发布时间:2021-08-17        浏览次数: 次        

  车险综改、暴雨台风天灾不断,健康险白热化前行……行业皆知2021年的财险江湖并不安生,一众市场主体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今年第一季度产险公司的保费增速尚有5.8个百分点,行至5月这一数字滑落至2.6个百分点。期间,如果剔除健康险的保费增速,这一数字将更低。而车险保费,则是持续的负增长态势。前5月车险保费收入3140亿,增速-7.27%。

  反观各大主流非车险种,几乎全部优于去年。如责任险保费增速超过20个百分点,去年仅有12个百分点,企财险和家财险增速也超越去年。

  规模下降的同时,利润同样堪忧。截至5月车险保费规模下降之余,固艰难的保住了微薄的利润。但相比去年同期过百亿的车险利润,如今整个行业的车险利润勉强维持在15亿左右,利润率已不足0.5个百分点。

  保费规模的走低,与利润的下滑似乎再度将财险带入一轮低迷周期。事实是否真的如此,或许半年业绩与行业面之趋势并不相和。

  以第二梯队为主的非上市财险公司,2021上半年均有着超越市场的表现。其中,保费规模远超其他中小型财险公司的国寿财险、中华联合财险和阳光财险的保费增速皆是行业平均增速倍余,尤其是后两者保费增速都超过10个百分点。

  如永安财险保费增速达到41个百分点;近几年更换控股股东的国任财险在新的管理层和深圳政府的加持下,也实现了保费翻番。今年上半年,其保费增速攀至122%。背靠安徽政府的国元农险也在更替董事长和总裁后,迎来了近50%的增幅。

  英大泰和、泰康在线、鼎和财险、中银保险、阳光农业等中小财险公司中的腰部险企,也纷纷实现了超越了行业的保费增速,多数在10个百分点以上。

  显然,这部分险企并没有受到车险综改下的保费放缓影响。追究原因,这部分企业大多不以车险为主营险种,如泰康在线主打互联网健康险,鼎和财险、中银保险、英大财险则是依托股东资源,而国元农险、阳光农险主打农业保险。

  上述非车险种,皆是快速增长中的险种。典型者,财险公司的健康险上半年依旧保持了超过30%的增速,农险也有着近20个百分点的增速。

  第二梯队的中华联合依旧有着人保之外最具底蕴的农险优势,阳光财险则加大了健康险方面的投入,这或许也解释了这两大腰部企业保费增速领先其他腰部企业的原因。

  这也是一众中小财险公司的写照,在公布二季报的70余家财险公司中,跑赢行业增速的占比达60%。其中,高速增长者并不鲜见。

  根据《今日保》不完全统计数据,70多家保险公司合计保费同比去年增长近11个百分点。如果单看这一向上的保费数据,财险行业今年似乎是个好年份。

  鲜明的对比中,上市财险公司的业绩并不好看。纵然多是正增长,但对比上面的腰部险企的增幅,下表中的财险公司保费数据,别有一重尴尬。

  即便剔除同是腰部企业的大地财险和太平财险,“老三家”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的合计保费也同比去年少了3个亿。换言之,财险“老三家”的合计保费,是负增长。尤其是老大、老二更显暗淡。

  财险老大尚可保持几乎行业增幅的增长,老二平安产险则创下了近年来最大程度的负增长,-7.5%。太保产险则凭借近两年集团助力下的农险牌照,和不断发力的健康险保持了“老三家”中最快的保费增速,6个百分点。

  头部财险公司的集体落寞,也是后车险综改时代的必然。这三家乃车险市场规模最大者,一定程度上也是车险行业江湖规则的制定者。此前多年的车险ABC统颁条款,即以“老三家”车险条款为蓝本。而其庞大的体量,也足以制衡诸多车险的相关链条。

  事实上,自去年9月的车险综合改革来临,利润与规模的下降成为必然。综改开启后,车险保费以每月20%的速度下滑,至年底,增速不到1%。转至今年,也是负增长。

  不同于腰部乃至中小型财险公司,可以非车险种撑起本就规模不大的总盘子,“老三家”之体量短时间内,难以找到可以承接车险缺口的非车险种。

  即便以健康险为例,财险公司以5个月227亿元的增量弥补了车险同期246亿的缺口,但相对整体几千亿的大盘子,谁来拉动增长?往昔,乃车险。这一次,健康险仅是弥补了缺口,增长靠谁?

  这也是平安产险保费增速垫底的原因之一。“老三家”中,平安产险车险占比较高、资源布局亦是最重,加之其非车险头牌信用保证保险的行业性滑落,本是财险板块增长最快的健康险亦由集团内其他兄弟公司如健康险、养老险板块攻城略地,令之几乎找不到太多的业务增量。

  据《今日保》的不完全统计,70多家非上市中小财险公司上半年的合计总利润,同比去年负增长近11个百分点。而这批中小财险企业的保费增长恰约11个百分点。以11个百分点的保费增速,换来了11个百分点的亏损。

  亏损增加的企业也以腰部企业为主,周某人论坛!如国寿财险、阳光财险、华安财险、国元农险、紫金财险、永诚财险、华泰财险等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利润负增长。而利润涨幅最大的腰部企业,中华联合财险则因往昔业务暴雷,去年利润基数过低,成就了今年的利润暴增。今年上半年,其以3.2亿元实现了480%的增长。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0.55亿元。

  第二梯队中,盈利能力最强的依旧是体量最大的国寿财险,半年利润近1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继第一家互联网财险公司众安在线盈利后,第二家互联网财险公司泰康在线也在上半年实现了首度盈利,扭亏近3.5亿元。相对这两家领跑的互联网财险公司,剩余两家互联网财险公司易安财险和安心财险则是另一幅难兄难弟的景象。

  一个因股权问题陷入监管接管的尴尬境地,另一个则因业务暴雷,发展停滞不前,待新股东入场重组。

  其他小微型财险公司固有亏损,也因自身体量过小,亏损并不多。这一点与如下保费负增长的财险公司群体类似,除部分问题公司外,多是小微型财险公司,保费规模有限。

  如是,也意味着一众腰部险企成为上半年对保费发起冲击最凶猛者。同时,也意味着,以更多的保费换来了一定比例的亏损。

  联想史无前例的巨额赔付加身,健康险监管的收紧,车险的挣扎前行,2021下半年的财险业不会轻松。